苏阳博客 苏阳老师物理博客,欢迎大庆地区家长联系物理补课。

对老师校外兼职兼课的冷思考

12.31.2013 · Posted in 大庆家教杂谈

    自成都市出台禁止在职教师在校外兼职兼课、有偿补课的政策后,成都市的补课风、疯狂奥数热因此刹住不少。如您身边还有在职教师参与社会举办收费培训、有偿兼职、兼课,或是有学校还在违规补课的现象,亦或者只是谈谈有关“规范办学行为”的一些建议和看法,都可以拨打热线,本报将把有关线索提交市教育局。(成都商报12月12日)
    10月25日,成都市教育局根据《教育部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按照《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规范办学行为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意见》和省教育厅《实施意见》的要求,针对当前突出问题,制定了《成都市教育局关于进一步规范办学行为深入推进素质教育促进中小学生健康成长的若干规定》。按照该市教育局的规定,最迟11月底在职教师校外兼职、兼课必须全部退出。
    成都市教育局采取的这一举措,无论是从形式上还是从内容上,笔者都持赞成态度,因为减轻学生负担是当务之急,也是推进学校素质教育、规范办学的有效手段。然而,各地有各地的特殊情况,比如有些地区经济落后,师资力量薄弱,加之教学条件差学校无老师肯上课等,对此应该有所区别。如果把老师业余时间在外兼职兼课看成是“不务正业”,一棍子打死,势必有悖教育客观规律,有商榷和思考之余地。
    记得今年4月初,湖南长沙市教育局也出台了禁止公办教师在外兼职的规定,规定中有一条:“公办教师‘走穴’将下课,人数达5人就免掉校长。”此规定一出台,立即引起广泛争议。赞同者认为,这样可以使教师们集中精力干好本职工作;反对者认为,老师有自己的人身自由权,完全可以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利用休息时间出去兼职教学,学校无权控制老师的休息时间。
    对于以上观点,谁是谁非,究竟怎样评说?应该让事实来说话,任何有悖常理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而对于政策性的东西,也只能建立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区分予以对待。
    众所周知,老师是一个道不完的话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因为教育离不开老师。故韩愈在《师说》第一句就道:“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对老师这一职业的重要性作了既简单而又深刻的注解。
    中国的未来在教育,这是一条不容置疑的事实。正因为教育之重要,老师的职业才被认为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老师也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从古至今,老师的地位都不可忽视。尽管“文革”期间,有人打着“读书无用论”的旗号,把老师贬得一文不值,“臭老九”的帽子满天飞。但“文革”一结束,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首先领导了教育战线的拨乱反正,使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重新走向正轨,并把老师的地位一下子提到了相应的高度,老师的作用才得以极大地发挥。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以及教育改革的步步深入,老师的重要性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随之而来的公营民办学校、私立学校、贵族学校、民办教育、培训班、进修班等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正是在这种大气候下,由于师资力量薄弱,再加之老师原来的工资较低,有些公办学校甚至不能按月给老师发放工资。于是,出现了大批老师“走穴”,有些私立、贵族学校甚至不惜花高薪重金聘用老师,形成了一条学校与学校之间、公立与私立之间相互攀比的利益链,引发了一场教育竞争大战,最后以谁的升学率高来衡量一个学校的教育教学水平,以此来争夺生源。
    就以我省为例,长沙作为省会的大都市,相比其他城市的中学来说,近些年在提高教学质量方面迈出了可喜的一大步。特别是一些名校的老师,被一些私立学校、贵族学校特别看好,在师资力量相对匮乏的前提下,高薪聘请他们上课、兼课也就在所难免。。这样一来,有些公办老师以钱为重,把精力从原有的正常工作上分离开来,干完自己本职工作又马不停蹄地奔往其他学校兼课。人当然辛苦,但看在钱的份上,再辛苦也在所不惜。然而,问题出来了。由于人的精力有限,一个人要身兼数职,跑来跑去,对正常的教学自然会造成影响。
    正因为此,长沙市教育局也看到了老师兼课“走穴”带来的严重后患,才出台了《关于规范办学行为严肃招生纪律的规定》。规定指出,在编在岗公办教师未经学校批准,一律不得受聘于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参与培训、管理和兼课。公办学校教师不得替民办培训机构进行宣传、发动和组织生源,不得替民办培训机构向学生收取补习费。违规者,一经查实,责成学校立即解聘。
    “为什么现在的学生那么累?因为周末和夜晚都被没完没了的培训、补课占满了,可以说,绝大部分培训学校都是和公办学校相勾结的。”长沙市教育局新闻发言人如是说。“长沙现在80%的培训机构与在职、在岗教师、公办学校相勾结,社会影响很坏。”
    据调查,在长沙市,公办学校教师兼职于民办培训机构,已成为普遍现象,几乎每所公办中小学都有教师在外兼职。在该市民办培训机构师资队伍中,来自公办学校的兼职教师比例不低。长沙市80%的培训机构与公办学校在岗在职老师有关联,部分公办学校甚至和培训学校一起组织学生培训。
    所以,当教师兼职禁令一出台,立即引起了广泛争议。长沙市某中学老师认为,“老师的本职工作就是干好分内的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老师兼职肯定会影响正常教学。”也有老师持不同观点:“业余时间兼职是可以的,老师有他的人身自由权,他完全可以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利用休息时间出去兼职教学,学校是无权控制老师的。”这些老师认为,一味地堵不是办法,学生有需要,市场有需要,只要加强监管就可以了。
    其实不管怎么争议,只要违背了新形势下的办学规律,违背了市场经济“存在即合理”的规律,后果都是极为严重的。无论是老师在外兼课还是政府的禁令,都不能离开“人”这个中心议题做文章。因为近年来,我国的民办教育蓬勃发展,但有限的师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民办教育的发展。如果公办学校的教师在业余时间能够发挥作用,这样对民办教育有限的师资力量是一大补充。何况业余时间兼职是老师的权利,但老师必须要在做好分内工作的前提下兼职,不能因为兼职、走穴影响正常的教学。物理网(gaozhongwuli.com)
    对老师业余时间兼课,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是“走穴”。因为一个人的知识资源是有限的,老师在兼课过程中,除了补充、吸收新的知识外,还可以为自己的正常教学提供“养料”,进而不断充实和提升自己,改进教学教育方法,使人的追求值得到极大发挥。
    总之,教育主管部门对教师业余时间兼职不要一棍子打死,而应该加强监管,制定相应的措施,抓好落实,使其朝着健康有序的轨道发展。这样既能振兴民办教育,缓解师资力量,又能充分发挥有限的教育资源。(东方木首发中国教育人博客)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