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阳博客 苏阳老师物理博客,欢迎大庆地区家长联系物理补课。

高三女生接二连三地纠出教材中的差错

12.29.2014 · Posted in 大庆家教杂谈

洋泾中学高三女生陆韵把自己的网名取为“螳螂”。一个女孩子,取这样的名字,寓意是什么呢?她说,原先人们总以为雌螳螂吃雄螳螂的“螳螂效应”是这类动物的自然现象,其实“雌螳螂吃夫”的概率极低,果真如此,螳螂早灭绝了,这只是人们的“观察效应”。但有时,极低的概率往往会遮蔽人们的双眼。她说,虽然她接二连三地纠出教材中的差错或不恰当之处,但那毕竟是概率低得不能再低的事,但愿自己的“观察效应”不会像“雌螳螂吃夫”般被以讹传讹,让人们对教材产生不该有的怀疑。

对周遭永怀好奇心

上高一时,陆韵偶然发现第二册语文教材第91页上对柳永的《八声甘州》最末一句“正恁凝愁”的“恁”字注音为“rèn”,而正确的读音应该为“nèn”。于是,她给编印教材的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官网留了一封信。一年后,等到下一届学弟学妹再使用这本教材时,她特意跑到低年级教室去问了一下,结果发现教材上的这个差错已经得到了更正。

初次当“啄木鸟”就获得了成功,一下子触动了她原本就好质疑的神经。于是,陆韵对阅读教材变得更加认真,除了学习知识,她还当起“哨兵”,随时注意还有没有差错出现在课文里。

爱质疑的陆韵,生活中是个乖乖女。“我喜欢手工折纸,还喜欢制作软陶工艺。今年圣诞节前,我还剪了几个窗花,小刀刻出的雪花飞舞煞是好看。现在高三了,休闲时间不多,也算是忙里偷闲,给紧张的神经片刻的放松吧。”陆韵说,她的另一个爱好是长跑,这倒与她“乖乖女”的特征有些“南辕北辙”,这学期的校运会上,她拿到了年级的女子800米冠军。她的梦想是上了大学,去参加一下向往已久的上海马拉松比赛,实地感受那种追风奔跑的刺激与洒脱。

广泛的兴趣爱好让陆韵对生活和学习充满了热情与好奇。“这或许也是我平时比较爱琢磨、质疑一些问题的原因吧。”她说,假日里跟着家人去天南海北旅游,自己也会用一双探究的眼睛,对周遭一景一物多一份好奇心。比如,去承德避暑山庄,她发现“避”字是一个错别字,是康熙皇帝无意写错了还是有意为之?再如,有一次去滁州,发现琅琊山山门上的匾额赫然写着“琅耶山”,记得语文课上学过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里面明明写道“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苏轼也写了错别字?这又一次促使她去查找资料考证原委。

为执着宁愿“不聪明”

因为长了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学习中,陆韵总能找到不太为别人注意的问题。

去年,陆韵在牛津上海版高中一年级第二学期英语(课程)课本(上海教育出版社)第二单元第三课《植物的趣味世界》中看到这么一段话:

“the lotus, a near relative of water lily,is such a plant. It has a long white root, in which there are many holes. In Asian countries, lotus roots and seeds are often cooked and severed in meals.(荷花是一种与莲花有近亲关系的植物。它有一条又长又白的根,根的里面有许多孔。在亚洲的一些国家,荷花的根和种子经常被烹调和食用。)”

她说,以上这段文字是说“藕是荷的根”,但是在小学的自然常识课上,老师明明说“藕是荷的茎”。因此,她及时请教了学校生物老师沈洁心,沈老师果断地对她说:“你是正确的。”回家后,她又上网认真地检索了一番,查到“荷花根状茎白色,称作藕,横生泥中,长而肥厚,截面多孔”“荷,也称莲,地下茎称藕”等释义,说明藕是荷的根状茎,根状茎属于地下变态茎,其分类有块茎、球茎、鳞茎等,显然英语课文中的表述并不准确。

对于陆韵的挑错,洋泾中学英语教研组组长安卓不仅仔细地去核对了资料,还发动老师们展开讨论。安卓说:“我认为像陆韵这样的孩子真的精神可嘉,有些同学即使发现教材中有模糊地方也不会顶真,更不会去认真查找资料加以核实。尤其是对教材质疑,作为中学生敢于提出来,这是需要勇气的。”

陆韵说,除了个别地方存在差错,她对于现在的牛津版教材也不太满意,觉得除了学点单词和语法,教材上的课文真的不怎么吸引人,有的很幼稚,有的故事一看就是生编硬造出来的。而且,在介绍新兴科技时,竟然还在用MP3等作为例子,真的太out(过时)了。

然而,太过于较真的陆韵,也给老师留下了一个“不好”的感觉。老师发现,这名学生在考试做选择题时会出现空题,而不是像其他同学那样遇到不会的题目就随便凭感觉填一个答案,但她却宁可做不出也不乱选择。这种认真和严谨固然可嘉,但在考场上未免有点“不聪明”。但陆韵就是这么一个执著的孩子。

独立思考不畏权威

除了英语教材,陆韵还发现了语文教材上多个不当之处,如: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高三年级第一学期语文课本(试用本)中第90页第13行“沛公曰:‘今者出,未辞也,为之奈何?”中,缺少了后半个单引号。

同册教材第130页第5行“微风过处,送来了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比朱自清先生所著原文多了一个“了”字。

同册教材中有一首牛汉先生的诗《悼念一棵枫树》。牛汉先生已于2013年9月去世,可这本教材是2014年7月编印的,作者注释一栏中的生卒年标注为“(1923- )”,显然是编辑没有及时补注牛汉去世的时间。

再如,高一年级第一学期语文教材彩页中有一张有关“上海鲁迅纪念馆”的照片。但是,当陆韵按照老师布置的实践作业到虹口区寻访鲁迅公园里的鲁迅纪念馆时,却没有找到相符的场景。纪念馆的讲解员告诉她,这张照片的场景不在鲁迅纪念馆,而是在山阴路上的鲁迅故居里。果然,她在山阴路大陆新村鲁迅故居的二楼看到了这张照片所拍摄的房间。“所以,教材对照片的地点标注错了,应该改为‘鲁迅故居’。”陆韵说。

面对接连发现的来自教材中的差错,陆韵说:“我平时会把教材中的一些细节以及与印象有出入的问题摘录下来,再去寻找相关的资料进行考证。”她坦言,自己也不是别人所说的教材“啄木鸟”,只是喜欢较真一些罢了。

洋泾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吴颖芳对陆韵的“吹毛求疵”十分赞赏。她说:“很多学生甚至教师也不会去关注教材的差错,尤其是在当今浮躁心态弥漫的环境下,能保持这样的质疑和探究精神是不容易的,也是需要肯定和弘扬的。”而在洋泾中学校长张少波看来,中学生敢于给教材纠错、向书本质疑,本身就体现了一种独立思考和不畏权威的精神,这对于培养创新素养是大有裨益的。

善于发现生活之美

“我觉得,积极乐观的人才更热爱生活,才善于发现生活之美。”陆韵说,好比下雨天看雨的姿势,正着头、侧着头、仰着头,会看见不同的雨,获得不同的雨中情感。

刚进高中时,陆韵很内向,不太爱说话。学校组建兴趣社团,她报了心理社,一个学期后就当上了社长,统领着全校40多名心理爱好者。她说,这样的转变也是源于“发现”的眼睛。因为她发现只有积极与人相处,才能很好地融入集体;她发现只有不断地把自己的好奇心和兴趣爱好与别人分享,才能交到更多的朋友,也才能获得更大的心理满足。

爱发现、爱钻研的陆韵,在进了心理社后还增添了不少创新意识。有一次的心理课是讲男女性心理问题的,陆韵在老师的指导下,在课堂上模拟了一场婚礼。“当时我和另一名男生当司仪,现场请了一名男生和一名女生充当‘伴侣’,让他俩在婚礼进行曲中步入‘殿堂’,互相表白永远的忠贞不渝,且一定要向对方宣誓,无论贫穷贵贱、健康残疾,都要永远地爱着自己的爱人。”她说,在“婚礼”过后,课堂上模拟的“家庭生活”是给洋娃娃包尿布,“这个创意是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体会当家长把孩子拉扯大的艰辛,同时也是了解不同性别孩子的生理差异。”

陆韵清楚地记得很小的时候问过父母,自己究竟是哪里来的,那时大人们普遍的回答会是“垃圾桶里捡来的”“买菜搭来的”。但现在她发现,家长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已经变成了“充话费赠送的”。她说,对于这么简单的生理常识,中国的家长往往会选择模糊,但如果孩子也是稀里糊涂,直到青春期也不去做个科学探究,对健康成长肯定是不利的。(王蔚)

(新民晚报)

gaozhongwuli.com/edu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