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阳博客 苏阳老师物理博客,欢迎大庆地区家长联系物理补课。

当责任成为良知

02.04.2014 · Posted in 大庆家教杂谈

读任仲平先生的《论责任》随感
说实在的,平时我很少关注专业以外的文章。最近校领导给老师们推荐了一篇文章叫《论责任》,要求全体教职工认真研读,并撰写读后感。“真的有那么好吗?”带着几分疑惑,带着一个任务,我开始了阅读,一个多小时,不知不觉中悄然逝去。午后的冬阳,暖暖的阳光,斜斜地从窗子洒进来。一种酣畅淋漓的快乐从心底油然升起。作者鲜明的观点,缜密的论证,犀利的笔触,旁征博引的丰厚,无不令人拍案,如饮甘醇,如灌醍醐,一种震撼,一种洗礼,一种共鸣,不由人提笔在手,急欲一吐为快。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认为担负天下是他的责任,因为这是一介书生的良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认为国家社稷就是他的责任,因为这是国家干臣的良知;面对非典的恶魔,钟南山敢医敢言,他认为救治苍生就是他的责任,因为这是一个医生的良知。是啊,当责任成为良知,它还是心灵的重荷吗?还是束缚自由的枷锁吗?当然不是!那它是什么呢?那是一份淡定,一份从容,一个和谐的心灵家园。面对知识经济的凸现,多元的价值观,错综复杂的社会现象,教育所引起的思考,引发的争论,无时无刻不是社会的焦点之一。那么作为一名教师,他的责任是什么呢?面对“传道、授业、解惑。”这一古老的答案,又该怎样赋予他一个新的内涵呢?学习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责任。 随着时代的发展,“一桶水”的理论早已过时,“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没有学习的支撑,没有专一知识的不断建构,专一成长岂不就成了空谈?回顾自己近二十年的工作经历,曾经迷惘过,彷徨过。参加竞赛获了奖,“教学能手”“学科带头人”也评上了,于是就有了松一口气的想法,不知不觉中出现了专一成长中的“高原现象”,进而人到中年,就觉得教育的舞台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专一成长中的“职业倦怠”心理也就产生了。当读了苏霍姆林斯基、于漪、于永正、薛瑞萍等专家老师的著作后,我为自己的肤浅而感到惭愧,因为,我还没有真正领悟到学习的内涵是什么。为什么学,这一基本问题还没有搞清楚。教师的学习难道就是专一成长的需要吗?我觉得不仅于此,它更是人生生命成长的需要。当认识到这一点时,心中许许多多的困惑释然了,抛弃了小学教师并不需要那么多的学问,学多了也无用武之地的想法,常为自己不能应付孩子的高中语文试卷而惭愧,常为自己的笔底枯涩而汗颜,对于我这样的只有中师老底的语文教师来说,只有学习,才能弥补先天的不足。以圣贤为师,与哲人交流。读书不再是违背主观愿望的负担,而是心灵拔节的诉求,一杯茶,一卷书,一支笔,恣意思维,随手涂鸦,远离红尘的喧闹,没有功利的侵蚀,伸一伸懒腰,扭一扭脖颈,没有寂寞,没有烦恼,我想也许这就是心灵至境吧。于是,思考与学习,就成了自己工作之余的爱好了,每有所悟,不胜自喜。做学者型的小学教师,也就成了自己人生追逐的一个梦想。 修身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责任。 《大学》说:“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修身是做人之本,也是育人之本。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我们农村教育之所以落后于城市,经济原因只是其一,我觉得最大的差距是在观念上,作为教育工作者,其责任尤其重大。至真的教育是无痕的,示范的力量是最大的。做人讲礼仪,做事讲责任,做学问讲创新。这一切都应先从教师自身做起。目前存在的德育工作弱化,应试教育唯上的现状,不能不说是教育的遗憾。教育的急功近利是一种短视行为。培养学生良好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我总是不断地告戒自己,你的一言一行就是学生的教材,举手投足,就是学生的榜样。也总不断地告戒我的学生,做人是立身之本,读书是成材的必由之路。塑造健康的灵魂,除去心灵的阴霾,享受阳光的温暖,我觉得这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职责,这是一份厚重的责任,播下希望的种子,收获成长的快乐,教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它也许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多少鲜花和掌声,但它却拥有一份平平淡淡的真实,一份淡定的守望,也成就了自己一份幸福的收获。爱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责任。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斯霞老师用她那无私的爱成就了一代师表。因为有爱,我们会更宽容,农村孩子大多朴实,面对成长中的不足,更需要我们的耐心,没有人会拒绝爱,师爱是一座桥。努力就是学生的回报,也是慰籍我们心灵的幸福;因为有爱,我们会更快乐。恨不能解决问题。“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爱是相互的,付出一份爱,收获一片情。教育之爱,应是爱的升华,它需要更多的艺术,尊重不能放纵,喜爱不是溺爱,没有规范的引导,严格的要求,爱就会失去载体,教师绝不是爱的奴隶,当爱成为我们的良知,爱是无痕的。 当责任成为良知,琐碎就成了充实,看似平淡的岁月,却并不缺乏斑斓的色彩。你会觉得你所做的一切,原来就是心灵家园的劳作,而这种劳作终将成为自己对幸福的一种守望。物理网博客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