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阳博客 苏阳老师物理博客,欢迎大庆地区家长联系物理补课。

三俗泛滥,教育难逃其责

01.11.2014 · Posted in 大庆家教杂谈

文/周新桥-一段时间以来,“三俗”即“庸俗、低俗、媚俗”之风在我国文化领域呈泛滥成灾之势,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三俗”在我国大有市场。究其原因,这固然与文化和媒体部门追逐经济利益及收视率或卖点有关,但从中也反映出教育在“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教育的根本问题上同样出了问题。 为何说“‘三俗’泛滥,教育难逃其责”呢?先看两个小故事:老师的妻子该怎样称呼 老师同女中学生小芳谈话。小芳问:“老师,您的老婆是做什么的?” 老师面有不悦。心想,学生怎么能将“老婆”的称谓安在老师的妻子身上呢!小芳似乎感觉失语,想了想,改口说:“老师,您的妻子……”。从口头俗称“老婆”到书面正式称谓“妻子”,老师听了仍觉别扭,便“嗯”了一声。小芳见老师仍然没回答她的问题,知道这样问还是不行,于是又想了想,便胸有成竹地说,“老师,你的爱人……”。这回轮到小芳茫然了,因为她看到老师愕然的脸色,她已连说了三个词:老婆、妻子和爱人,而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老师的妻子了。老师后来告诉她,做学生的,可将老师的妻子尊称为“师母”。小芳说不知道要这样称呼。在老师办公室能吃零食吗 中学生小明口含着棒棒糖走进老师办公室问学习问题。老师热情、耐心地解为他解答,小明边吃糖边听边问。问题弄清楚了,小明临走时,老师说:“小明,你今天是不是有个行为不够文明?”小明想了想,说:“没有啊,我今天表现都很好啊。”说话时,棒棒糖还不时从口中进出。老师问:“你真的不知道?”小明肯定地说:“既没有,也不知道。”老师便指出他在校园和老师的办公室里,特别是与老师讨论学习问题时随便吃零食,是一种不雅观、不文明的行为。小明听罢恍然大悟。他说:“我不知道这属于不雅观不文明的行为。从小到现在,您是第一个告诉我不要这样做的人。”他表示以后一定改掉这种行为。 讲这两个小故事目的不是说明小芳、小明这样的学生有多么不“雅”,而是想说明学生不知道的知识或事物很多,需要父母、老师和其他渠道的正确、及时的指引和教导。但问题在于,当今的教育,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或者社会教育,除了以分数和文凭评价人外,是严重缺乏破“俗”(指“三俗”,下同)立“雅”的教育的。说到这里,有必要再来反思一下当今的教育。人们常说学生身上表现出许多“俗”来,社会上“三俗”也十分严重,但教育又在何时何地引导和教育过学生什么是俗、什么是雅呢?如:假如说学生做超女或港台歌星的粉丝,或成哈韩一族是俗,那么学生该崇拜谁才是雅呢?我们的教育不就是告诉学生要考高分将来能赚钱、出国和做公务员?抑或是做名人?屏幕上和户外大广告上不都是清一色的各类明星?如果说学生和社会上的年轻人只知一掷千金热捧明星演唱会和仅仅热衷流行歌曲,那么想想学校的美育课又有什么呢?有交响乐还是钢琴名曲?有经典歌剧或戏曲吗?没有。事实上,学校的美育课是受应试冲击影响最大的一科。学生从小学到高中,学了12年的音乐课,毕业或走向社会时不会识谱、不懂欣赏世界名曲、歌剧和戏曲的大有人在。如果说在校学生和走向社会的年轻一代只愿阅读韩寒、郭敬民或其他流行书,那么需要自问的是,教育又是怎样在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与能力的?教育要求过学生努力阅读名著或经典吗?即使有拓展阅读书目,教育给了学生自主阅读的时间吗?记得曾有报道说,许多大学生质疑读名著对考研或就业有何帮助。如果说在校学生和走向社会的年轻人在着装上以暴露、怪异或异性化(特别是男扮女装)为美是雅俗不分,那么教育又在什么时候着力让学生实践过、体验过服饰美和着装美的呢?如果说学生和各行各业的年轻人“俗”,那么家长、教师和各行各业的中老年人又“雅”在何外呢?又在哪些方面有“雅”的情趣、追求为青少年树立了榜样或示范呢?等等。不反思不知道,一反思吓一跳。原来,“三俗”有市场,只有“俗”的“教育”而没有“雅”的教育是极其重要的原因之一。 教育对人的影响不可低估。笔者每次去澳门,都很注意观察澳门的学生。笔者发现,澳门的学生上学时统一穿礼服,而且着装整洁、规范、合礼数;没有边走路边吃零食、乱扔垃圾、三五成群在路上疯闹喧哗和骑自行车载人等现象;无论是走路还是骑车,都遵守交通规则,不闯红灯。澳门街头报摊上有各种成人杂志,笔者未见有学生模样青少年流连和购买。笔者曾饶有兴趣地问过一个学生:“澳门中学生看不看这类杂志”?他说得很自然干脆:“我们都不看这些东西。”从这些简单的描述中,能否窥见澳门学生在这些方面是“俗”还是“雅”来呢?若窥见的是“雅”,教育是不是主要原因之一呢?抵制“三俗”,当然需要舆论作武器,这其实也是反“三俗”的社会教育。但要一个人从小起就远离“三俗”,则更需要反“俗”求“雅”或破“俗”立“雅”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如果教育放弃了反“俗”求“雅”或破“俗”立“雅”,那么至少在以青少年为主体的文化消费和娱乐市场,“三俗”泛滥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面对“三俗”泛滥,教育当反思,不要逃避其应负的责任。只要教育勇于坚持承担起反“俗”求“雅”或破“俗”立“雅”的责任,全社会抵制“三俗”就会事半功倍。反之,“三俗”泛滥则无穷期。物理网博客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